返回主页内容
话题: 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阅读4204次) 上一个话题 - 下一个话题
0 成员和1 访客正在查看这个话题。

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coffee:  本作汉化版文本转自贴吧:  https://tieba.baidu.com/p/5858961036 
日文原版地址:http://ncode.syosetu.com/n3722ev

  01、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


我们这组勇者的队伍在激战的最后,把最强的魔神王击退到了次元的那一边。
在异次元的夹缝间迎击着从异次元侵略而来的魔神王。
虽然没有完全击败他,但魔神王受了重伤。应该是无法行动了的。

满身疮痍的战士抬肩喘气的同时说道

[长时间的战斗,这样终于就要结束了啊]【flag飞起】
[比想象要花时间啊。赶不上孩子的出生还真是遗憾]【flagX2】

勇者那么说道
勇者和原来是队伍同伴的医师结了婚
现在的勇者队伍由勇者埃里克,战士格兰,魔导士的我组成。
全是男的。

我对勇者说到
[感叹什么啊,明明从今以后就能随自己高兴的陪伴孩子生活了]
[要是这样就好了呢]
[我家的孩子肯定也长大了吧。说不定连我的脸都忘记了]

战士自嘲着说着
勇者和战士都有着各自的妻子和孩子。就我是单身狗。

[那么,准备回去吧。终于要和这个烦人的次元说再见了啊]

开始踏上归途没过多久。
察觉到了魔神的大军,从异次元的那边追来的样子
不只是数十,也超过了数百
我们已经是满身疮痍,这样战斗下去的话一定会全灭【flag回收】

[还留着,这么多敌人啊……]

我向着发着呆的勇者喊道
[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
[你在说什么啊,怎么能只留下你一个啊]
[你不清楚我的持续战斗能力吗?]

我以自信满满的笑容回应道

[拉克。但……]
[孩子在等你啊!]

对应着我的话语,勇者和战士流露出不甘、以及快哭出来的复杂表情
我笑着说道

[没~事,马上就追上你们]【flag飞起,主角光环屏蔽成功】
[……抱歉了]

勇者跑了起来。在回去之前,放下了贵重的回复药水
有这些的话,就能稍微坚持下了。我慎重的把它们收到衣袍里

魔神王还未被打倒。他复活之时,勇者的力量是必须的。
勇者是不能死在这种地方的

[那么。来吧魔神王。不要认为能简单的通过这里哦]

稍微的耍了耍帅
敌人数量很多。要抑制魔力的消费,必须要战斗了

直接触碰进击过来的魔神的头部,用魔力弹把它吹飞
我从横向突破,为了阻止追击用拘束停下了魔神的脚步然后吹飞他

最初还很顺利。打倒了10头,20头
魔力在减少。身体变得疲劳。意识开始恍惚
与魔神王的战斗中消耗了大部分力量的结果开始显现

——GGAAAA
[kuu!]

魔神的手腕伤到了我的肩膀。烧伤的痛感传来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1
02、那之后过了10年

前话题要:同魔神玩耍了一整集

——————华丽丽分割线——————

究竟战斗了多久呢。太过拼命以至于我根本顾及不到时间流逝。
感觉好像过了数周,又感觉是像是数个月的样子。
也可能打了一年以上吧。

我捡起了魔神王的剑。

[衣服也破破烂烂了啊……又没有钱。把这个卖了吧]【喂喂,掉的紫装不用你认真的吗】

是一场炙热的战斗啊。怪不得连衣服都不成样子了。
可惜了我这件具备优良物理耐性和魔法耐性的死贵死贵的衣服了。


回复3楼2018-08-24 11:39

hushuangshuai
核心会员6
衣服烂掉了的我,现在几乎成了光屁屁【可能是“全X”被限制了】的样子。【歪,妖妖灵吗】
冒险者卡片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放钱的魔法包也烧掉了。
身无分文啊我

虽然这么说,如果把冒险者卡片再申请一次的话,存在公会内的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什么都不需要担心。【flag出现啦】

我,得意洋洋的向着次元夹缝的外部走去。

~~~~~


回复4楼2018-08-24 11:42

hushuangshuai
核心会员6
[……这里是?]

离开次元的夹缝之后,是一片广阔的平原。
正值夜间。

离开次元的夹缝后会出现在哪里是无法确定的。
只能确定大概在某一片区域。
这个次元夹缝,应该是蛮接近王都的来着

[嘛~,慢慢走的话总会看到城市的]

我保持着几乎光屁屁的样子,提着魔剑游荡了起来【歪,妖妖灵还没到吗】
打倒途中遇到的魔物的同时,慢慢地走着。
看来运气还不错,发现了亮着灯火的街道。

[王都……没错吧?]

和我所知道的王都的氛围有些不同的样子,不过看起来确实是王都来着。
我向王都的大门走去【卫兵,干掉这个变态】
门口的两个卫兵阻止了我

[停,停一下]
[怎么了吗?]
[才不是怎么了吗。你这是怎么了?]【冷静的卫兵】

卫兵在盯着我的身体看。是有些在意我近乎光屁屁的样子吧。【废话,迟钝男主确认】

[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原来如此。扒装备的吗……。虽然最近山贼不太出没,该出现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啊]
[不不不是扒装备……我确实是经历了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啊]

我老实说着,卫兵拍了拍我的肩膀
然后用安慰的口气说道

[恩恩。我们明白的哦]
[是冒险者吧。不要后悔啊]

虽然我明确否定了这是扒装备造成的,看来他们以为是作为冒险者在强撑面子。
冒险者的职业是为了护卫普通人不被劫掠。

但如果那个冒险者本人都被扒了装备这件事被人知道了的话,就接不到委托了。
所以卫兵才没有问得那么深。
[怎么了怎么了]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2
03、成为传说的拉克

告诉我石像相关信息的亲切的人,在我茫然的站在广场的时候离开了。



“为什么我的石像被……完全不像我的说”



我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明显,这是埃里克和格兰的杰作。他们本来就是重视友情的人。

应该是为了感激我让他们先撤退,自己一个人阻挡魔神大军的恩情而暴走了吧。



“话说回来,这绝对是,觉得我挂定了吧……”



我嘀咕着的时候想通了。

刚才的亲切的人也说是在十年前。我应该是,整整战斗了十年吧。

完全感觉不到有打了那么长时间啊。是哪里出错了吧这个?



我又叫住了另一个行人。



“非常抱歉我想打搅你一下。现在是哪年哪月呢?”



稍稍惊讶之后,他笑着回答了我。

明明我穿得这么破破烂烂,路人们还真是亲切啊。

果然是有要对外地人亲切的方针吧



“现在是王国历315年6月10日”

“谢谢你”

“没事没事”



路人离开了。

我,最初和魔神战斗的日期,好像是王国历305年来着吧。

果然,是在十年前啊



是我太过专注于战斗了吗,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变得奇怪了啊

也不对,或许也有可能是傀儡人偶【挂机外挂】的副作用吧。



用自己的魔法操控自己的身体本来就是一种异常的运用方式

而且我还在长时间内不断的在使用

时间感觉变得奇怪也不是那么不可思议



真正的理由是什么无法确定。

不管是哪个,我对时间的感觉变得奇怪了都是事实。



“……还真是麻烦啊”



我又重新发起了呆。

向上看的话那个果然帅过头了的石像就会进入眼帘

视线下移的话,那是看起来高高兴兴的在散着步的一家三口。

我觉得这座城市要比十年前和平了很多。

那还真是令人高兴啊



“Kya Kya”

“跑起来会摔倒哦”

“啊噗”



小不点摔倒了。大概有3~4歳左右吧。是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



“呜,呜。呜诶诶诶”

“看吧,都说不要跑了”



孩子在哭泣,而母亲跑了过去。



“乖孩子是不会哭泣的哦”

“wueieieieie”

“爱哭鬼可是没办法成为拉克大人那样的人哦”

“……Wu……不哭”

“真棒”



小孩子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拉着母亲的手走了。



“……话说别随便用我来教育别人啊”



我无意识的小声嘀咕着

我可绝对不是那么伟大的人。把我当榜样可就麻烦了。



我有气无力的向着冒険者公会前进着

冒険者公会的建筑没有变化啊

仅仅是过了十年有了些歳月的痕迹。



“真是令人开心啊”



感到了怀念。稍稍有些欣喜

保持着一点兴奋的感觉,我打开了冒険者公会的大门



中途肩膀被抓住了



“你可总算来了啊”

“等!”

“来这里!有话之后再说”



在冒険者公会里面,格兰在等待着

头发掺杂了些白色,脸上也稍稍有了些皱纹。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3
04:國王艾利克
許久不見的艾利克也明顯的老了。


「艾利克、你丫也老了呢」
「廢話。比起這個、你好像沒有什麼老到。不如說、不是反而變年輕了嗎?」
「是嗎?」


我這樣回問時、葛蘭也同意了艾利克的說辭。


「菈克、你丫好像有些異常的年輕過頭了呀」
這樣說著的同時、讓我照了照鏡子。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吶。。。。不是和以往一樣嗎?」


被說沒怎麼衰老到、可能真的是這樣吧。
艾利克笑道。


「已經過了10年了呀。即使如此也沒有什麼變化、這本身就已經算得上是異常了吧」
「比起說是沒有變化、倒不如說、反而變得年輕了。菈克、你真牛B呀」
「被你這麼一說、這確實是很奇怪」


這是次元狹縫的效果嗎。又或者說是接觸吸取[Drain Touch] 吸收生命力的效果呢。
次元狹縫美容法、又或是接觸吸取[Drain Touch] 美容法、難道不能靠它們賺錢嗎。


在我思考著這種事的時候、
「已經過了10年呀。。。10年。。。」


隨後、艾利克失去了話語。
「怎麼了?」
「好好的、好好的回來了呢。。。嗚嗚嗚嗚」
「別、別哭呀!」


回复4楼2018-08-28 18:02

hushuangshuai
核心会员6
繼葛蘭之後、換成艾利克開始號哭了起來。
由於艾利克剛才看起來還很冷靜、所以真的嚇了我一跳。或許剛才是在強裝平靜也不一定。


大叔如果哭了起來、真的會讓人很為難呀。


不久後、我也對停止啜泣的艾利克、說明了關於這10年間的事情。
期間、我同時在喝著艾利克端過來的粥。
這碗粥美味的令人難以置信。或許是斷食了10年的效果吧。


由於不久前才剛和葛蘭說明過、所以對艾利克進行的說明、十分的流暢。
明明不久前才聽我說過一遍、葛蘭卻又在一旁 '嗯嗯' 的點頭聽著。


在說明結束的同時、我也把粥給喝乾了。


「雖然以前都覺得、粥什麼的根本就稱不上是食物、但是、真香吶」
「是嗎。一定是因為被狠狠的餓著了吧。明明被飢餓煎熬成這樣、卻為了世界。。。」


葛蘭的眼眶又浮現出淚水。淚腺也鬆過頭了吧、不禁這麼想著。
肯定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吧。


回复5楼2018-08-28 18:03

hushuangshuai
核心会员6
「連我們沒能了結的魔神王都打倒了呢。......吶啊、艾利克」
「說的也是呢。這可不能不想些褒章」


艾利克用認真的表情說著。


「不不、那種東西無所謂啦」
「那樣可不行呢。盡管安心吧。我現在可是國王了吶」
「。。。還真是相當的出人頭地了呢」


勇者艾利克原本就是王子。然而、卻並不是王太子。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4
05:出發去冒險者公會吧


新的冒險者卡片、在名義上寫著蘿克。
職業是戰士。難得把魔神王的劍弄到手了、就這樣順勢當
個戰士也不錯。


在卡片發行之後、葛蘭說道。


「這張卡片上施加了情報隱匿魔法、只會顯示出蘿克這個名字、但也僅此而已吶。」
「也就是怎麼回事?」


葛蘭說明道。偽造冒險者卡片是不可能的。
因此、是沒辦法做出假卡的。


「但是、上面不是寫著菈克 、而是寫著蘿克不是嗎?」
「因為你丫的本名是:菈克・蘿克・法蘭森」


似乎在不知不覺間、我連中間名都有了。


「我幫你設計成了在平時只會顯示出中間名。真名則會在隱匿魔法被解除時顯示出來。」
「職業也是?」
「第一職業是:身職大賢者、我等的救世主、S_Rank的、偉大的至高魔導士;第二職業則是:F_Rank的戰士、吶」


普通來說、第一職業的位階才是那名冒險者的位階。


「那個身職大賢者云云的那些、不能想想辦法嗎?」
「做不到唷。畢竟是公會所賦予的稱號嘛」


真是讓人討厭的別稱。除了騷擾什麼也不是。
肯定又是、因為以為我死了、葛蘭他們暴走的結果吧。


「偽裝是不可能的吶。所以就設計成、只會顯示出第二職業」


對著不可能偽造冒險者卡片、葛蘭為了我拚盡全力、想方設法地讓其看起來不起眼些。
這還真是讓人感激不盡。


冒險者卡片當中紀錄著各式各樣的資料。
如果有雙親的話、雙親的名字、職業、位階也記錄著。[※原文如此、別吐槽、可能是伏筆]
出身地、魔物討伐數、委託的承接數量和成功率、累計獲得的報酬金額。


但是、這些都設計成、在平時是不會顯示出來的。
畢竟是'不想被他人知道的情報'的集塊。


承接委託的程度、是不可能有權限能夠看到那些的。
如果不通過大型公會當中、特殊的魔導器的話、這些情報都是不會顯示出來的。
並且、除了昇降階級時、又或者到了被除名、這種程度的事、否則是不會使用那種特殊魔導器的。


葛蘭利用著這種系統、將隱匿的範圍給擴大了。
就這樣、將並非偽造的正式卡片、做到只會顯示出F_Rank。


「葛蘭、謝謝你吶」
「別在意。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葛蘭害羞了。


◇◇◇◇◇
在那之後、我們向葛蘭家移動、直到深夜為止都在喝著酒、騷鬧著。
到了凌晨、在我和葛蘭喝到不省人事後、艾利克便回去了。
畢竟身負著國王這種要職、估摸明日還有職務在等著他吧。


我則接受了招待、就這樣宿泊在了葛蘭家中。
時隔許久的床鋪十分的舒適。


◇◇◇◇◇
「蘿克先生!蘿克先生!」


在'咚咚'的叩門聲中,我睜開了雙眼。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5
06:出發去討伐哥布林[Goblin]吧

我和艾歷歐以及喬希兩人、一同走出了王都。
在經過城門的時候、我向衛兵道謝著。
是衛兵們、給了半裸著的我衣服。


「此前的事、真的是感激不盡」
「不會不會、別在意。比起這個、你似乎順利地見到了熟識的人呢」


看著我的服裝、衛兵們不禁喜笑顏開。


「是的。都是拖您們的福」
「是要出發去冒險嗎?」
「是的、要去退治哥布林[Goblin]」
「是嗎、自己要小心些唷」


再次道謝後、我們走出了城門。
隨後向著受害於哥布林[Goblin]的村莊出發。
在路途上、我向兩人詢問道。


「你們二人還真是相當的年輕呀」
「是嗎?我們兩人、也都已經18歲了唷。蘿克你不也一樣嗎?」
「不。。。」


完全不是那樣。
我在30歲的時候、出發前去次元狹縫。在那之後、整整戰鬥了10年。
因此、現在已經是40歲了。


但是、如果老實地說、自己是位40歲的F_Rank冒險者的話、會被他們兩人懷疑的。


「不、我比艾歷歐你們、還要稍許。。。不對、是年長上許多」
「是嗎。但是你看上去很年輕呀」
「是呀、看上去真的很年輕」
艾歷歐他們還真是會恭維人呢。
不對、葛蘭他們也說過、說我變得年輕了起來。
大略是接觸吸取[Drain Touch]的效果吧。
果然、能靠'接觸吸取[Drain Touch]美容法'來賺錢、也不一定。


在這麼考慮著的同時、我們持續的前進著。


在和艾歷歐他們的談話當中、談到了出身地的話題。
艾歷歐和喬希他們二人、似乎都是才剛從農村裡出來的。


好像在農村時就已經在做著、魔獸退治、又或是哥布林[Goblin]退治、這一類的工作。


「我們可是很擅長退治哥布林[Goblin]的。所以、蘿克你就當是乘上了艘大船、儘管安心吧」
「那還真是可靠呀」
「退治哥布林[Goblin] 雖然很麻煩、但畢竟它們對農村是個巨大的威脅吶」
「蘿克先生也是因為憂心農村、所以才會承接的吧?」
「嘛啊、確實是這樣」


在我這樣回答後、艾歷歐他們不禁喜笑顏開。


「我們就猜到是這樣。哥布林[Goblin]退治什麼的、是就連新人也都不怎麼想做的工作吶」


因為同是心憂著農村的同志、不經意間、我們變的意氣相投了。
艾歷歐是名陽光開朗的輕浮青年。喬希則是名認真的無口青年。


在走了一天以上後、我們抵達了提出委託的村莊。抵達時、已經是中午左右了。
途中、時隔許久的野宿也讓我感到相當開心。
我們從村民口中聽取被害的情況、以及哥布林[Goblin]襲來的方向。


「俺家的牛被劫走了。。。」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6
07:哥布林[Goblin]的巢穴

译者:虹夢璀璨
在走了一會兒後、我們發現了家畜的骨骸。
大略是被哥布林[Goblin]們啃食的吧。


「村民重要的財產被。。。」


魔導士艾歷歐似乎很悔恨的說道。
在被擄走的時點、家畜就已經不可能無事的歸返了。那種事、早就萬分了解了。


但是、當重要的財產、被永遠的奪去的證據映入眼中時、心情是不可能保持平靜。


「因為我和喬希是在農村中長大的」
「是這樣嗎。你的心情、我懂」


在我和艾歷歐交談的時候、喬希正著手調查著家畜的遺骨。
喬希很好的理解著斥候的職責。手法也很好
查找、調查哥布林[Goblin]殘留的痕跡、並藉此探尋出巢穴的位置、這就是斥候所擔當的職責。


我確實的確認著、喬希的工作狀況。
若談及斥候[Scout]的技能的話、我也不並是素人。


勇者的隊伍是由勇者、戰士、以及身為魔導士的我、這樣的三人組成的。
艾利克和葛蘭、兩人都對斥候的技術一竅不通。
因此、斥候[Scout]的職責、就由我負責擔當了。


開鎖、探索蹤跡、陷阱解除之類的、真要做的話、也都能用魔法來頂替、重現。
能夠擔當遠距離輸出手這點、也和弓兵斥候很相似。
因此、也不是不能說魔導士和斥候[Scout]有些相近。


在這樣的我看來、喬希的手腕也是相當了得的。
好好地、踏實地依循著基本、是個資質不錯的優良斥候[Scout]。


「喬希、你真的是F_Rank嗎?」
「是這樣沒錯唷? 這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因為你察看的地方都很準確吶」


遺骨上遺留的齒型、啃噬中殘留的血肉、足跡的新舊和數目。
應該察看的地方、早已決定好了。
能否確實的觀察到那些線索、就取決經驗積累的多寡了。


「能被你這麼說、真是讓人興喜」


喬希害羞了。
詳細的從喬希那裡聽聞後、似乎在故鄉時、原本就做著獵師的樣子。


「怪不得讓人覺得、你似乎很熟練了」


對於我說的話、艾歷歐似乎也很開心。


「喬希他呀、可是個機靈敏銳的好斥候[Scout]唷」
「請不要再繼續誇獎我了」


在說著這些話的其間、喬希的觀察似乎已經結束了。
巢穴的方向好像已經查明了。


回复2楼2018-08-28 18:11

hushuangshuai
核心会员6
「是往這邊呢。我想距離應該不是太遠」
「了解」


我們走在了喬希前頭。
喬希所得出的結論是正確的。巢穴確實是在這個方向上。


但是、哥布林[Goblin]的數量眾多這件事、以及、還存在著哥布林[Goblin]以外的魔物[Monster]這件事、喬希他都看漏了。


「喬希。。。」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

回复 #7
08.哥布林王
哥布林王走到了我们刚才的位置,
好像注意到痕迹一样停下了脚步。
哥布林只有人类小孩程度的大小,
但是哥布林王的身高却有一般成年男性的1.5倍程度。
身躯,腿脚和手臂都很粗壮,与其说哥布林不如说更像奥克(orc)。
艾历欧和乔希都卡嗒咔嗒地发起抖来。

哥布林只是杂鱼。一对一的话F级冒险者也不用苦战。
但是哥布林王的话,一对一即使是B级冒险者也很危险。这是F级冒险者无论怎么齐心协力也无法战胜的对手。

只是F级冒险者的艾历欧两人会恐惧哥布林王也是理所当然的。

顺便一提F级是新人,E級是脱离新人的程度,
D级是可以独当一面,C级是熟练,B级是一流,A级是超一流。
我的s级则是放眼整个历史也仅仅只有几个人被授子的等级。
我对艾历欧两人小声说道。
「冷静点」
「但是……」

F级队伍的话,跟哥布林王遭遇的那一刻就注定是全灭
然而我是S级。
足以毁灭世界的魔神王也被我单枪匹马地打倒了。
对我来说,哥布林王这种程度根本算不上威胁。
「要是有个万一,都交给我,艾历欧你们逃跑吧」
「什么,怎么能只有我们两个逃跑…」
10年前也曾经有过类似的对话
梢微有点怀念的感觉。
「GAAAAA」
看来哥布林王注意到我们在附近了.
哥布林种的鼻子都很灵。是发现了我们的气味了吧?
不过看来并不知道我们具体在哪里,或许眼神不怎么好也说不定。
它大声吼叫的同时,大开大合地挥舞着武器。
武器是巨大的钢棒,敲在坑道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岩石碎散得到处都是。
我集中注意力,观察它的举动
像哥布林王这种程度的对手,我瞬间就能打倒。但是,有点不对劲。
说到能率领一大群手下的哥布林王,当然是有一定的智慧。
然而从这只哥布林王身上感觉不到知性。

一点点地从附近村子愉家畜这件事首先就令人觉得奇怪
对缺乏知性的哥布林来说,不ー下子全部偷走很奇怪。
这可是足足有30只的群落。
别说家畜,就算把村民全员抓走也不出奇。

筒直就像是,为了让人误认成数量很小的哥布林群落一样。
而且坑道的入口也设置了看守。
这是哥布林们被组织起来使用着的证据。

但是眼前这只,歇斯底里地攻击墙壁的哥布林王,我不觉得能做到。
恐怕,背后还有什么东西在。可以的话我不想让黑幕逃掉。

所以我仔细地观察着。
要是判断哥布林王不足以解决入侵者的话,黑幕会自己出来也说不定。
或者哥布林王会回去报告也有可能
等的就是那一刻。
「~GAAA.....AA?」
吼叫着的哥布林王突然静止了
「咧啊啊啊啊」
从坑道的入口方向,有什么人直直地冲了过来。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8
09 F级战士对哥布林王


在我把手搭到剑上的同时,哥布林王咆哮了。


「GAAAAA」


哥布林王把警戒对象从少女那,移到了我身上。
尽管只是哥布林,能被称为王的确是有两下子。
判断相当快速。


「趁现在逃跑也可以哦」
「碍手碍脚!你才是快点逃」


少女还在逞强。
我在拔出魔神王之剑的同时,跳起身从上方大力劈下。


「GA……」


哥布林王用钢棒想要挡下我的斩击。


「那就来比比武器吧!」


这边并不是什么正经纯粹的战士,技术什么的丝毫没有在意过。
从上往下向着钢棒,全力地把剑劈下。
钢棒上留下了巨大的伤痕。


看来比起钢棒,魔神王之剑这边更强。


「GA!」


哥布林王承受不住斩击的力度失去了平衡。
趁机我从侧面再次使出斩击,太过于用力的缘故大剑打到了坑道的岩壁上。
完全没所谓。


————GAGAGAGAGAGA


连带着岩壁一起切开,向着哥布林王斩去。


「G……」
哥布林王一瞬间,浮现了害怕的表情。


————GAKINNN…………


连带着钢棒一起将哥布林王的身躯一刀两段。
身体从中间被分成了2半的哥布林王,即使是这样依然还活着。


「G……」


呻吟的同时,双手手掌举向这边,求我饶他一命。
但是,让哥布林留下一条命的理由并不存在。


我毫不犹豫,把魔神王之剑刺入哥布林王的脑袋。
哥布林王马上就停止了活动。


之后我向少女问道。


「没有受伤吧?」
「你到底……不对,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呢」


这么说着少女突然露出"哈"地想起什么的表情。


「失礼了。我的名字是希亚。在危急的时候出手相助真是非常感谢」


深深地行了一个礼。看来是个礼仪端正的少女。
询问名字的时候先从自己报起。是想起了这个基本礼仪了吧。


很难想到是刚才为止还在说"不需要帮忙""碍手碍脚"这种话的少女。
恐怕那些话,是想我不用顾虑地逃跑才说的吧。


从希亚的立场来看的话,很容易理解。
为了退治哥布林而来,却不幸遭遇了哥布林王的F级冒险者。
希亚判断我们是这样的情况,一点也不奇怪。


再说,实际也是这样。
公会的官方记录上,我们是3个F级冒险者的队伍。


「叫做罗克,是个F级冒险者」
「这是说谎吧」


希亚不相信的样子,所以我一脸神气地把冒险者卡给她看。


「真,真的是F级……」
「对吧?」
「为什么,会拿自己是F级来炫耀啊……」


希亚傻眼了。
问了一下,希亚是B级冒险者的样子。
B级是一流冒险者的等级了。还这么年轻实在了不起。


「F级却有这种实力太异常了」
「嘛,过去有点事」
「是这样啊」


希亚并没有深究。
靠当冒险者来过日子的人很多都有各种秘密。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9
10 希亚的内情


向着深处出发,经过一阵之后。
现在就算小声说话,艾历欧他们也听不到了吧。
我向希亚问道。


「在深处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知道的吧?」
「为,为什么会觉得我知道呢?」
「刚才也提过吧。对着哥布林王说杂鱼别碍事什么的」
「……咕努努」


看来是有什么想要隐瞒的样子。


「是很可怕的敌人。听了之后,想撤退的话也可以哦」
「别卖关子了」
「好吧」


希亚老实地回答道。


「是非常非常可怕的魔物,……吸血鬼领主(vampier lord)哦」
「这样啊」


希亚用认真的表情轻轻说道。看来是想象以上的强敌。
吸血鬼是能够吸血的可怕家伙。
在其中也属于特别可怕的吸血鬼的王。那就是吸血鬼领主。


而且生命力异常地高。区区切伤的程度也死不掉。
能化成雾也能变身蝙蝠。
还拥有魅惑能力,也能操控比自己下位的动物或者魔兽。


越是这样,越是不能放虎归山。
要是附近的村人被吸血鬼领主吸了血,变成眷属之后就太迟了。


「才不是"这样啊"这么简单!」
「不只是这样吗?」
「虽然就是这样!」


然后,希亚认真地说道。


「觉得害怕的话,逃跑也可以的哦。不如说逃跑更好」
「没有逃的必要。不如说希亚才更应该逃?」
「我没有办法逃跑」


希亚浮现了出悲壮的表情。看来是有什么内情吧。


「我是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内情……不过哥布林王的程度已经苦战了。希亚做吸血鬼领主的对手不觉得太乱来了吗?」
「即使这样,我也……」
「嘛,没所谓。 不过别碍事哦」
「你不问吗?」
「你想我问吗?」
「不……」
「那就不问了」


冒险者这种人,有着各种各样的内情很普通。
我也是本名之类的,10年间的空白经历之类的要是被寻根问底的话会很困扰。


「我是,住在东方,某个兽人族族长的女儿……」


难得顾虑她没有去打听,她却开始说起来了。
早就想找谁倾诉也说不定。也可能是想说些什么来排解不安。


「这样啊」
「是代代狩猎吸血鬼的一族」


狼系的兽人,不会受到吸血鬼的吸血和魅惑影响。
所以听说过有不少在以狩猎吸血鬼做主职。


这么说的话,希亚是狼系的兽人也说不定。


「跟吸血鬼集团交战……。逼到只剩一只的时候了……」
「不是很厉害嘛」
「身为族长的父亲,在那场战斗中受了重伤,……没想到偏偏是让领主给逃掉了」
「这可麻烦了」
「让吸血鬼逃掉是,无法抹去的我们一族的失态。所以,最后的一只不是由我来打倒就不行」
「这样啊。不过,要是我首先把那只吸血鬼领主打倒了会怎么样?」
「那就……很困扰了」
「哼恩」


我停下脚步向希亚详细问道。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10
11 吸血鬼领主


吸血鬼领主看到希亚的脸后,嘲弄地笑了。


「区区小**,不自量力竟然还敢追来」
「啰嗦!绝对会用这双手把你打倒!」
「就算是你的父亲,也没能力把我毁灭。比他更弱的你能打倒我?」


吸血鬼的智能很高,高到能够使用人类的语言。
魔力和生命力也非常高,是强力的魔物。


然后吸血鬼领主看向我这边。


「不过,既然把人类带过来了。得夸你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魅惑对狗是没有效果……,人类的话我的魅惑就有效了」
「什……么……」


希亚的脸刷地发青。不安地看着我这边。
得先让她安心下来。


「安心吧。区区吸血鬼领主的魅惑,没理由能影响到我的吧」
「哈哈哈哈哈!虚张声势吗。人类真是有趣的东西」


吸血鬼领主愉快地笑了。
刚才的不爽,或许是因为手下的哥布林王被杀掉了的缘故。
但是,一想到能得到新的手下,心情就变好了吧。


「原来如此」


我这么自言自语道,吸血鬼领主皱起了眉头。


「什么东西原来如此」
「没什么。只是想到故意让哥布林群落显得很小,是为了把冒险者吸引过来的作战之类的」
「哼哼。看来并不蠢嘛。正是如此」
「动了不少脑筋嘛。得夸你一下」


要是能魅惑住人类的冒险者,作战的幅度就会大幅拓展。
就算,只是F级的冒险者也好,比起哥布林是要好用得多吧。


「罗克桑,先撤退吧!」
「想撤退就自己一个人退吧」
「那就没有意义了。要是罗克桑中了魅惑的话……」
「所以说起不了效果的」


看来就算我这么说,希亚也不会相信。


「是我的错……」


在兽人之中,狼兽人不知道为什么不会受到吸血鬼的魅惑影响。
也不会被吸血。
要是吸了狼兽人的血,吸血鬼反而会受到伤害。
所以,狼兽人以退治吸血鬼为生的人很多。


身为狼兽人的希亚并不会受到魅惑影响。
因此忘记了人类怕魅惑这一点也说不定。
冒冒失失也得有个度。
要不是我的话就要变成大惨事了。希望她反省一下。


吸血鬼领主大声喊道。


「不可能让你逃的」


然后眼睛发出了怪异的光。这是对我发动了魅惑。
我故意对上视线。直直地盯回去。
吸血鬼领主虽然是帅哥,但是一点都没有心跳的感觉。


「毕竟盯的是男人嘛」


这样子自言自语着,吸血鬼领主开始急了。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起效!」
「那当然是,因为我的精神异常耐性很高了」
「区区人类,没理由可以抵抗吸血鬼领主的魅惑……」
「那就说明你不是吸血鬼领主咯」


故意地试着挑畔他。
跟智力高的魔物对上的时候,让它失去冷静会更好。
能让战斗更有优势。


「把自己妄想成吸血鬼领主的,一般下级吸血鬼……」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11
12 昏暗信徒的神


吸血鬼领主只留下了脑袋剩下都化成了固化的灰一样。
想飞走逃跑的蝙蝠也,被希亚砍中,几乎全部都是一样的下场。
仅有的几只没有化成灰的蝙蝠也被我用手抓住烧掉了。
让希亚注意不到地,仅在手掌的内侧发出火焰来烧掉。


「就算把我毁灭掉……」


只剩下脑袋的吸血鬼领主开始咕叽咕叽地说着什么。
把那无视掉,我向希亚问道。


「现在这样,能算作洗脱污名吗?」
「是的。多亏了你。罗克桑,非常感谢你」
「不用在意啦」


希亚恭恭敬敬地双手托起,把魔神王之剑还了回来。


「剑的事也非常感谢」
「哦哦,这把剑,用起来怎么样?」
「真是非常的锐利」
「那就好」


然后,希亚稍微歪了一下头。


「不过,斩中的时候,有种力量涌上来的感觉」
「心理作用吧?可能是太锐利所以有错觉了吧」
「多半,就是这样吧」


这么说着,希亚笑了。
果然,有能量吸收效果的样子。
可以说对吸血鬼领主这种变身来逃跑类型的敌人特别有效了。


我向希亚问道。


「那么,这家伙怎么办?虽然只剩下脑袋了,要拿回故乡去吗?」
虽然不清楚希亚的一族的规则,但是有可能会要求拿出最后一击的证据。
只是向公会提交讨伐证明的话,头部里面的魔石就足够了。


但是,魔石的话只能知道被讨伐的是吸血鬼领主。
是要报仇的话,会要求证明是特定的吸血鬼领主也说不定。


「并不需要到那种程度哦」


希亚开始调查散落在地面的吸血鬼领主的身体。
身体全都变成了固化的灰一样的东西。
像是用火钳搅拌暖炉里的灰一样,希亚用阔剑翻动着灰。


「有了」


希亚从灰里面,拿出了一块比手掌稍微小一些的纹章。
感觉以纹章来说属于大尺寸的那类。


素材看起来有点像黄金,却又不是金的样子。不可思议的素材。
最主要的是,能感觉到强烈的不详感。


「这是什么?」
「恩。这是特别的吸血鬼领主身体里埋藏着的诅咒纹章」
「还有这样的东西啊……」


10年前我还是一线冒险者的时候应该没有这样的东西。
至少,我是完全没有听过。
这10年间才在吸血鬼领主之间流行起来的吧。


考虑了一阵之后希亚小声地开口了。


「罗克桑是救命恩人,也是帮我们一族报仇的恩人所以破例告诉你」
「什么东西?」
「把这个纹章埋藏在身体里的吸血鬼领主每次吸血或者夺人性命时,会给纹章积累诅咒」
「噢噢?」
「充分地积累诅咒之后,说是可以打开通往次元狭间的门」
「……次元的狭间」


那是我10年间一直战斗的地方。
人类是,没办法从这边打开次元狭间的入口的。
对人类来说,次元狭间是单行道。只能出不能入。
能从这边打开入口的只有身为亚神的魔神而已。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12
13 希亚的疑心


我把吸血鬼领主消灭之后才回过神来。


「啊,就这么消灭掉了,没事吗?」
「没有关系的」
「那就好」


希亚深深垂下头。


「罗克桑。非常感谢你。这样就能洗刷掉一族的污名了」
「啊,纹章也劈成两半了,没事吗?」
「分成了两半也,没问题的」
「这样啊」
「连诅咒都帮忙除去了,真是帮大忙了。不然要解除诅咒真是非常地难」
「积累了相当的诅咒呢。真是把棘手的玩意藏到身体里了」


积累下来的诅咒的量非同寻常。
即使是积累了这么多的诅咒,也还是不足以打开次元的狭间吗。


「昏暗信徒的神,到底有多强呢?」
「不知道。但是,比魔神王还要强是确定的。因为魔神王是先锋呢」
「那还真是可怕」
「正因如此,只能想办法不让他们召唤出来」


要是,昏暗信徒的神出现在这个世上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
要是我跟艾里克他们合力都打不赢,也完全不会不可思议。
就算靠各种各样的幸运无事胜利,也肯定会出现巨大的被害吧。


「的确事先防止召唤是最好的呢」


这么说完,望向希亚,发现她露出了非常认真的表情。
紧紧地盯着我的脸看着。


「怎么了?」
「罗克桑……刚才,吸血鬼领主,把这把剑叫作魔神王之剑了吧」
「……有吗?」


总之,先试着糊弄过去。但是,希亚紧紧地盯了过来。
试着转过身躲开视线。还是被绕过来继续盯着。


「很清楚地听到了哦」
「是听错了吧?」
「兽人的耳朵很好。绝对听到了」


被相当地怀疑了。
问题是,被怀疑的是什么地方。


怀疑我是变成了货币单位的拉克本人吗。
还是说,怀疑我为什么会拿着魔神王的剑。
看她怀疑的是哪边对应也得跟着变。


我奋力地思考着的时候,希亚「哈」地叹了一口气。


「嘛,好吧。谁也有不想说出来的事嘛」
「是,是啊」
「总之,把藏起来的哥布林们解决掉吧」


明明为了打倒吸血鬼领主才来的,希亚连哥布林都帮处理了。
精神值得赞赏。


偶尔会有,打倒强敌之后,把杂鱼放置就这么回去的冒险者。
这种情况下,残存的杂鱼们有涌到附近村落的可能性。
就结果来说,出现不少的被害也不是罕见的事。
就算,只是杂鱼魔物,对近邻的村落来说都是个威胁。


「也是,得把哥布林全部干掉才行」
「好的。那就来合力解决掉吧」


这么说着,希亚吸了吸鼻子。


「兽人的嗅觉也很敏锐哦」
「那还真是方便呢」
「呼嘿嘿」


是害羞了吗,希亚用奇怪的声音笑起来。


「希亚的职业是战士吗」
「是哦」
「鼻子和耳朵都很灵的话斥候也挺合适的感觉……」
「当然,第二职业是斥候哦——」


战士和斥候的组合那还真是相当的方便。
不管是组队还是SOLO,都能够大活跃。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13
14 战利品的回收


我让希亚保守秘密之后,出发回去找艾历欧他们。
走在途中也不忘继续讨伐哥布林。


「从次元的狭间那,刚回到这边还没多久」
「那还真是够呛呢」
————哆咻
一边回答着,希亚用阔剑斩向了哥布林法师。
完全不给予它咏唱魔法的时间。很漂亮的动作。


「连石像都被立起来了,还变成了通货单位真是困扰」
「要是到了这种程度,到底会是什么感觉呢,真是完全想象不出来啊——」
「所以就只能,用第二职业的战士重新登录,重新开始活动了」
————啪咻
我用魔神王之剑砍掉了侧道上扑过来的大哥布林的头。


「因此,对艾历欧他们隐瞒事实了」
「明白的哦!秘密嘛」
————沙咻
希亚她笑盈盈地回答的同时,干掉了哥布林将军。


就这样子,悠闲地往着艾历欧他们的位置走去。


「啊,有了。喂——。没事吗?」


听到希亚的招呼声之后,艾历欧两人注意到了这边。
两人露出松一口气的笑容小跑了过来。


「罗克才是,没事就好」
「啊啊,让你们担心了」


这么说着,我看了一下周围。
躺着三只哥布林。是待机的时候跟哥布林战斗了吧。


「这里也有哥布林啊」
我调查了下哥布林的尸体。
看来没有特别苦战的样子,漂亮地打倒了。技术不错。


乔希喃喃地开口道。


「真是预想以上的大群落呢」
「因为是被哥布林王率领着的群体嘛……」
「是我的错。家畜被盗的频率明明很高,把哥布林的数量估算得太低了」
「嘛,常有的事」


乔希正在反省的样子。
能反省的冒险者才会成长。这是好事。


「好了,来回收哥布林的战利品吧」
「我也来帮忙」
「可以吗?」


希亚没有接哥布林讨伐任务。
收集讨伐证明物品对希亚没有用处。


「罗克桑,帮我打败了强敌了嘛」
「这样啊,多谢了」


再拉上艾历欧和乔希两人一起,一边往最深处去一边收集讨伐证明物品。
哥布林的讨伐证明物品是,横膈膜上方的小块魔石。
切开腹部把手伸进去,将魔石摸出来。


「果然,这感觉不怎么舒服啊」
「的确呢」


艾历欧和乔希一边这么说道,一边回收着。
全员一起,慢慢地向着深处前进。


想着比起回收战利品还是先合流比较好。
所以至今为止打倒的哥布林都是直接把尸体放置了。


「我是已经习惯了呢——」
「希亚的冒险者经历很长吗?」
「被父亲带着,从小就开始退治魔物了哦」


难怪这么年轻,就这么强了。
听到这话,艾历欧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开口了。


「罗克。话说回来,比哥布林王还要可怕的敌人到底是什么?」
「那个是……」
「怎么了?」


我有点犹豫。该说出事实吗。
艾历欧两人是同一个队伍的同伴。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回复:轻小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回复 #14
15 哥布林的善后


回收了所有战利品之后,开始商量怎么分配。
因为我跟艾历欧,乔希是一个队伍,没有必要特意商量。
但是,希亚就不同了。


「我只要吸血鬼领主的战利品就可以了哦」
「但是,这有点……」


希亚的话,令艾历欧露出了有点困扰的表情。
哥布林讨伐上希亚帮了很多忙。
要是哥布林的战利品全部自己拿,那就拿太多了。


对着犹豫不决的我们,希亚开口了。


「而且罗克桑也帮我讨伐吸血鬼领主了」
「但是,希亚。给吸血鬼领主最后一击的是希亚哦」
「那,我就拿走这把阔剑怎么样?」


这么说着,希亚把阔剑拿起来给我们看。
是那把来自哥布林的战利品的劣质阔剑。


「当然,那是没问题不过……」
「剑折断的时候能借到这把剑,真是帮大忙了哦。战利品有吸血鬼领主的,和这把剑就足够了」
「真的那就够了吗?」


乔希有点担心地向希亚问道。
希亚露出笑脸回答。


「没关系」
「那就,收下希亚的好意了」
「请务必如此」


战利品的分配方针就这样决定了。
只要决定下来了,之后就很简单。马上就分配结束了。
看着分配之后的物品,我喃喃道。


「哥布林的讨伐证明的魔石,50只的分量嘛」
「很厉害的量呢」
「就算收集了这么多,报酬金额还是不会变真是可惜」


乔希和艾历欧这么说道。


「虽然报酬不会变,但是会作为等级提升时的判断材料哦」
「是这样啊。那真是高兴」


一边这样子闲聊着,一边把哥布林的尸体运到坑道外
足足50只。相当的重劳动。
虽然希亚也有帮忙,还是花了2个小时左右。


把哥布林的尸体集合到一起,烧掉。
要是不烧掉或者埋起来,腐败之后会产生恶臭也会变成疾病的病原。
也会有魔兽为了吃尸体而集合过来。
好好地处理掉也是冒险者的义务。


给村子报告讨伐任务完成之后就踏上归途。
希亚也同行一起回王都。


到王都为止途中需要野外露宿。稍微有点长的旅路。
看到王都的门之后,艾历欧开口了。


「三日两夜的冒险。真不错」
「一次很好的冒险」


乔希也很满足。打到了哥布林,挽救了村子的绝境。
自信也建立起来了吧。


进到王都之后,首先前往公会。
为了完成任务的报告,和讨伐证明物品的提交。


希亚也,为了报告讨伐吸血鬼领主的事,走向了公会的柜台。


柜台的受付娘看到我们的脸,露出了笑容。


「身体无恙真是太好了」
「打倒了一大堆哥布林」


我这么说着,提交了讨伐证明物品的魔石。
渐渐堆起来的魔石,吓到了受付娘。


「还真多呢……。诶?不对这还真的是非常多呢」


魔石继续往上堆。
终於堆完50个的时候,受付娘已经石化一阵了。
...

Guests must Login or Register to view full posts.

 

快速回复

注意:此话题至少有 120 天未被回帖,
除非您确定要回复,否则请考虑发表一个新话题。

验证: